欢迎来到上海邓亚萍律师网
13162399978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上海邓亚萍律师网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上海邓亚萍律师团队 上海邓亚萍律师邓亚萍律师:法律硕士,研究生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本科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拥有扎实的法学功底和良好的医学专业知识背景,现为上海君康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邓亚萍律师执业期间代理了大量的离婚纠纷案件和人身...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邓亚萍律师

手机号码:13162399978

邮箱地址:13162399978@163.com

执业证号:13101201911076837

执业律所:上海君康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平型关路138号银座1701室

律师文集

小学生体育课上骨折,判学校承担全部责任

案例说明:

本案系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一案,一名小学生在体育课测试时导致骨折而引发的纠纷。本案争议焦点:学校是否有过错,与学生骨折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案例简介:

原告系一名未满十周岁的小学生,2016年5月23日在体育课期进行跳高测试时发生意外事致使右髌骨骨折,右髌韧带全部断裂,并进行了相应的手术。后经学校委托进行了伤残鉴定,认定为10级伤残。原告至今仍无法正常行走,定期进行康复训练。本次伤害给原告和其家庭的身体和精神上造成极大伤害。事件发生后,学校方认为其没有过错,之所发生这样的事故是由于该学生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进行测试,所以导致这样的伤害,学校只同意从学校购买的商业保险中支付医疗费6万元,其他的责任一律不承担。虽然原告家长多次找学校协商,希望学校认可其过错并提高赔偿标准,但是遭到学校的拒绝,因此,原告家长找到了薛安军律师,希望代理本案追究学校的法律责任。

薛安军律师在了解了案情之后,认为原告事发时未满十周岁,符合《侵权责任法》第38条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即学校要向法庭举证证明其尽到了教育、管理、保护学生的责任,如果学校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其履行上述责任,则将会被认定有过错,且要承担赔偿责任。

在得到家长信任后,本案于2017年7月起诉至普陀区法院,经过了2次庭审后,虽然法官多次做原告及律师的工作,希望调解,同时也表示本案如果判学校败诉会引起一些不良的社会效果,所以希望我们调解,在薛安军律师做原告家长工作,在赔偿金额上作出让步的前提下,但是被告学校方,态度仍然强硬,不接受原告的和解方案。而在二次庭审中,薛安军律师抓住对方证人的漏洞,明确指出了学校在本案中存在未尽到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责任。

法院于2017年11月10日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被告存在过错且举证不能,违反了《侵权责任法》第38条的规定,判决学校承担全部责任,赔偿原告各项损失近15万元。

本案的判决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即并不是在体育课上造成伤害,学校一律没有责任,该判决既很好的保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又督促学校今后更加严谨履行教育、管理和保护学生的义务。

案例1 来沪打工80后女工,因交通事故进而引发医疗事故通过律师不懈努力终获二百多万赔偿

薛安军律师系外来女工的律师

案例说明:

本案系一名来沪打工的三个孩子80后母亲,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被送至医院治疗期间,由于医院的过错导致该女工出现了呼吸心跳停止,虽经抢救命保住了,但是却留下了严重后遗症造成了三级伤残。本案涉及交通事故、医疗事故还有工伤,多重法律关系,如何更好的,最大化的为伤者赔偿,这是需要律师去努力的方向。

案例简介:

2015年5月15日, 原告在上班途中因车祸(事后认定司机承担全责)外伤致头痛、左肩、左髋疼痛,活动受限到附近医院处急诊,诊断为“颅脑外伤、骨盆骨折、左锁骨远端骨折”并收入骨科创伤病房住院治疗。在准备骨科手术之前,医生给予原告相应的药物治疗。在2015年5月29日上午原告实发神志淡漠,呼之不应,眼球固定出现了休克症状,经多科会诊抢救,患者生命体征恢复,经华山医院会诊诊断为“代谢性脑病可能”之后给予对症治疗。2015年9月10日出院,出院诊断为“颅脑外伤,颅脑外伤后低钠综合症,颅脑外伤后低钠综合症致代谢性脑病可能,及其他多处骨折”。之后转到外院康复治疗,后因家庭困难难以支付高额的医疗费,只好放弃治疗回家休养,原告智力下降仅有3岁儿童的智力水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双上肢活动受限,由家人全天候照顾。

在聘请薛安军律师后,根据案件的特点,制定了先解决医院进行医疗损害赔偿,再解决交通事故赔偿,同时和原告单位协商解决工伤的赔偿事宜,这样的法律解决方案。随后,律师代理原告到医院协商,但是由于医院赔偿数额较低且不承认其有过错,在此情况下,律师果断放弃协商,立即起诉至法院先打医疗损害赔偿诉讼。由于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专业性强,法院先委托了静安区医学会进行医疗过错鉴定,律师代表原告参加了鉴定会并发表了专业的陈述意见,指出了医院的过错和造成原告目前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由于区医学会袒护,仅仅结论出来后认定医院承担轻微责任,对此,律师立即提起向上海市医学会再次鉴定的申请,最终市医学会采纳了律师的观点认定医院承担50%的责任。据此,法院判决医院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50万元。

在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结束之后,紧接着提起了交通事故的诉讼,将司机和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在经过了法庭几次的举证之后,保险公司主动提出进行和解,交通事故最终赔偿了110万元。

在医疗损害案件和交通事故进行过程中,家属在律师的指导下,同单位就工伤赔偿事宜经过工伤伤残鉴定和多次协商后,最终以30多万元达成和解。

最终这一包含多重法律关系的复杂案件,经过律师的专业的和不懈的努力为当事人争取到了最大的赔偿额。

当事人:高敏

当事人丈夫:杨建春 18321584886 19956707127

住址:安徽省蒙城县吕望乡前寨村杨长营庄124号

案例3 一审将劳务外包误判劳务派遣而判上市公司承担百万巨额赔偿,二审及时纠正撤销一审判决,维护了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薛安军律师系被告上市公司的代理律师

案例说明:

本案系一家上市公司将其工厂的保安业务外包给了一家保安公司,该保安公司一名保安在工作时,打伤了一名该上市公司下班后来工厂寻衅滋事的员工,因构成重伤,保安被判刑。事后,被打伤者将保安公司和上市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承担10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责任。本案的焦点:保安工作期间的伤害行为如何定性,其与上市公司的法律关系是什么,这些直接关系到对受害者的赔偿主体是谁?

案件简介:

原告系上市公司的员工,2012年5月下班后因与当班保安发生纠纷而被保安达成重伤,被鉴定为4级伤残。保安被判刑承担了刑事责任。而原告提起民事赔偿将保安、保安公司以及上市公司共同作为被告。一审判决认定保安和上市公司之间系劳务派遣关系,因保安系在执行工作任务时造成他人人身损害,因此由接受劳务派遣方即上市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据此一审判上市公司承担100多万的赔偿款。

一审这样的判决是完全错误的,是根本混淆了劳务外包和劳务派遣的基本的法律关系,虽然作为上市公司的代理人薛安军律师在一审多次表述了本案保安、保安公司以及上市公司三方的法律关系,但是,一审无视律师的意见,仍然坚信保安和上市公司间系劳务派遣公司,因此作出一审判决。一审判决下来后,薛安军律师立即起草了上诉状,指出了一审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存在的问题。经过二审的二次开庭审理,最终二审采纳了作为上诉人上市公司代理人薛安军律师的代理意见,认定了一审在认定保安和上市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是错误的,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务派遣关系,对于其造成侵权责任,应当由其所在劳动合同关系保安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经过薛安军律师的对人身伤害案件丰富的法律知识和较高的执业技能,最终获得了二审的支持,依法改判,为客户挽回了百万损失。薛安军律师通过本案的全程代理,也经常指导其客户顾问单位在签署类似的服务合同时,一定要把法律关系写明,同时将责任划清,这样即使发生类似伤害事件,也不给对方有任何的空隙可钻。

当事人:上海康德莱企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徐霞 集团办公室主任 电话:15821723184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9 www.dengy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